• FAST VIDEO
    即刻致電0574-87722138 定制您的專屬廣告視頻
    THINKING
    飛時達觀點
    《十二怒漢》:室內戲、角色、沖突、場面調度及其他

            還記得《讓子彈飛》里黃四郎請張麻子、師爺吃飯,十分鐘的戲,環環相扣,暗藏殺機,集中展現了三個人的沖突和消解,可謂是一出好戲!蹲屪訌楋w》的角色設定是三個男人一出戲,但如果把人數增加到十二個男人呢?也許這不應該叫沖突,而是戰爭。

    十二個男人代表了十二種性格,十二種觀念,他們中有建筑師、鐘表匠、廣告公司職員、球迷、教練、父親、老人等。他們中有偏見,有合理的懷疑,有事不關己的狹隘,有墻頭草似的搖擺,也有冷漠、自卑、孤獨等心理。他們同處在一個封閉、悶熱的空間里,是為了得出一個結論:那個孩子是否有罪?guilty,or not guilty。
     
    第一、困獸之斗
     
    陪審團的十二個男人,因不同的觀念、見解而交鋒,爭得面紅耳赤。一開始,只有亨利·方達飾演的8號陪審員堅持孩子無罪,他是一名建筑師。1:11,很顯然這是一場以弱勝強的戰爭,觀眾在情感上倒向弱者。而他諸多的對立者中,那個一意孤行的父親,由于自己兒子的反叛,導致他先入為主地認為孩子有罪,他的性格也是導火索。
    建筑師以他冷靜、細致的職業態度對案件抽絲剝繭,從最初的兇器折疊刀切入,一步步奪取話語權,通過分析行駛中的有軌電車制造的噪音會干擾聽者的聽覺,有力地回擊了兩個證人的證詞。亨利·方達內斂的性格,他的義正言辭,在這個時候產生了奇特的化學反應,與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那個球迷,他只想草草結束這場爭論,別人的生死與他無關,他只在乎自己喜歡的球隊的輸贏。
    正直的建筑師最先贏得了老人的欽佩,而老人則對其中一位證人進行了將心比心地剖析,同樣也是遲暮老人,老眼昏花、行動遲緩,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,他有足夠的動機捏造事實,他的證詞是不可信的。2:10,仍然是寡不敵眾,矛盾還在升級,還在激化,如同窗外正在孕育的一場雷雨,房間里悶熱無比。建筑師在一片反對的聲浪中,參照建筑圖紙,模仿那個年邁的證人蹣跚走路,從房間到樓梯,他走了41秒,而不是證詞里的15秒,他贏得了更多的支持者。
     
    第二、激辯
     
    6:6,勢均力敵,觀眾們剛剛為建筑師舒了一口氣,持有罪結論的人就展開了反擊。先是詰問那個孩子的不在場證明,他說去看電影,卻不記得電影和演員的名字。建筑師反過來問提問者,他是否記得星期一自己看過的電影片名,對方無言了。為了緩解緊張的氣氛,廣告公司職員講起了俏皮的冷笑話,但劇情的弦一直繃著,戰爭已一觸即發,兩派人都不情愿折中地以懸案形式了結。
    以激進的父親為代表的反對派將沖突付諸行動,建筑師爭鋒相對,揭露他的陰暗本性,他就是想把孩子送上電椅,因為他是一個偏執狂。這句話如同平地驚雷,使反對派內部出現分裂。父親像憤怒的公牛,揮舞著拳頭,撲向建筑師,被眾人拉住。他的舉動充滿了危險性,這之后大家都對他避而遠之。
     
    第三、銅墻鐵壁
     
    伴隨著暴風驟雨,劇情在這時出現短暫的停滯。球迷打開了冥頑不靈的電風扇,給火藥味十足的房間送來涼爽,他還戲謔地說運氣跑到他這邊了。建筑師與陪審團團長站在窗前,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,思緒遠離了禁閉的房間,他們聊到一場雨中的橄欖球賽,為接下來的逆轉做鋪墊。
    折疊刀的創傷分析證明比死者矮七寸的孩子是不可能殺死對方的,除非他跳起來殺人,同時要熟練地出刀。球迷在這時頗為諷刺地宣布自己要重新站隊,原因竟是他受不了無休止的爭辯,他想盡快結束這一切。鐘表匠高舉正義的旗幟,對他進行討伐,他虛偽的面具被撕下的一刻,我們看到了一張猙獰的人性面孔。他其實是很多人內心的縮影。
    反對派在轟鳴的雷聲中瓦解了,9:3,最后三個人還在負隅頑抗。其中,最有力的抗辯來自那個不流汗的男人,他的眼神冷峻,心也是冷的。他說,另一個證人——住在對面的女人親眼看到了兇手。這無疑是反對派的救命稻草,是他們的殺手锏,持無罪觀點的人一時啞口無言,甚至有人倒戈。
    劇情發展在這時出現了最大的阻礙,直到睿智的老人攻破了這道鐵壁,十二個人中只有他察覺到了蛛絲馬跡,那個女人出庭時沒有戴眼鏡,她的鼻梁上留下清晰的痕跡。反對派陷入混亂,不流汗的男人懊喪地捏著鼻梁骨——他也是眼鏡人士。老人趁勝追擊,沒有人會在睡覺時戴眼鏡,那也意味著女人的證詞有漏洞,在兇殺發生的瞬間,她沒有時間戴上眼鏡,她也不可能看清兇手的面容。盡管這只是推論,不是確鑿的證據,但這是最合理的懷疑,老人贏了,孩子的官司也贏了。
     
    第四、罪與罰
     
    當然,電影沒有在這時戛然而止,因為高潮才剛剛開始。眾人給予反對派最后一擊,那個一直大聲喧嘩、藐視一切的中產階級老頭被無視,自己坐一邊涼快去了。11:1,執拗的父親暴跳如雷,在他和另外十一個人的中間,出現一道鴻溝,他在眾人如電的眼神的逼視下,方寸大亂,原形畢露。雖然他的態度一如既往的強硬,但他理性的防線已經決堤,他就像一位站在醫生面前歇斯底里的病人,撕碎了自己和兒子的照片,在對過去的悔恨中,痛苦地說出not guilty。
    影片的結尾,在法院的大理石階梯上,建筑師與老人握手,相視一笑,之后他們踏上了各自的道路。他們原本是一群素不相識的人,代表著不同階級的利益,他們被召集到一起捍衛司法的公正,他們做到了,獲得了勝利,這也是影片的偉大勝利。
     
    第五、偉大的勝利
     
    1957年,《十二怒漢》橫空出世,在當時并沒有引起轟動,只在同年斬獲了一座柏林金熊,多少讓人有點意外。導演西德尼·呂美特年輕時混跡于百老匯,后在CBS擔任過電視劇導演,直到被身兼制片人一職的亨利·方達選中拍攝本片,他的人生軌跡才發生轉變,成為受人敬仰的影像大師。
    《十二怒漢》成本僅35萬美元,拍攝時間19天,場地極其簡陋,以至于亨利·方達進組時大發雷霆,但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,一部劃時代的電影誕生了。影片有諸多偉大之處,譬如對室內戲的發揮結合了影像的延伸,對國民性格的提煉,通過不同人物的交鋒鮮明地刻畫人性,張弛有度的群戲,節奏的把控,還有它極簡的拍攝方式,它對戲劇的一脈相承,造就了一部純粹的電影。
    導演在場面調度中結合了舞臺劇的表現方式,例如演員的走位,生動而形象,持不同觀點的人必然會離開座位,遠離自己的對立者;開場的長鏡頭是對人物最直接的白描,十二個人依次表明觀點,交叉對話、視角轉換,使得電影更為客觀,為群戲鋪墊;走進隔壁的洗手間,如同下一幕場景的切入,同時又交代了人物的職業性格。
     
    第六、隱喻
     
   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,正值氣焰囂張的麥卡錫主義退潮,曠日持久的越戰剛剛打響,反戰的思潮還沒有形成主流。但政治觀念偏左的導演西德尼·呂美特卻將更重要的主旨融入到影片中,《十二怒漢》看似是在制造沖突,在單一的場景里,將人物的關系集中處理,矛盾激化到極致,但它最終目的是為了消解沖突。
    其實,對于編劇來說,寫一個沖突并不難,只要將幾個各執己見的人放在一起,自然有戲,難就難在如何消解沖突,也就是一群人說服另一群人。說服的途徑不是付諸武力,而是以理服人,用一顆包容的心化解矛盾。從這個層面來說,影片的弦外之音是希望我們學會包容和寬恕。
    化干戈為玉帛,這是中國的一句古話,在影片里,它的意思就是我們要和平,而不是戰爭。人性中多多少少有偏執的一面,影片塑造了十二個性格迥異的男人,他們聚在一起,爭論一個與自己無關的人的案件,他們的觀點決定了那個人的生死,他們之間爆發了各種沖突,但在最后他們的觀點形成一致,這是政治,也是每一段人生的隱喻。
    ,
    傳真:0574-27681858
    上海市長寧區長寧路865號
    寧波市江東市姚隘路332號 凱誠大廈3A
    余姚市南濱路249號
    男女性高爱潮免费网站